养犬资料 >> 宠物新闻 >> 宠物主人卖婚房为狗狗善终

宠物主人卖婚房为狗狗善终

今年24岁的徐雅婷,大学就读华中农业大学畜牧兽医专业。这个扎着辫子的俊俏姑娘,家里经济条件不错。为何要当起宠物殡葬师?徐雅婷说,完全是个意外。

大学毕业卖婚房创业

她从小就喜欢小动物,小时候养过一只,这只后来意外死了,但却一直找不到一个地方埋葬。最后,她只能把宠物狗就近掩埋在了花园里。

大三时,她不止一次在宠物医院实习。因为这个专业的学生毕业后基本上都去当宠物医生。实习期间她发现,很多人的宠物去世后,他们都非常伤心。而不少人家中养的宠物狗死后,还随手丢进垃圾桶,污染环境不说,还容易传染疫病。

从那时起,徐雅婷就有一个想法,将来要开一家宠物殡葬机构,送这些死去的宠物最后一程。

2014年7月,徐雅婷大学毕业,她跟周围的同学商量,想办一家宠物殡葬机构,但没人响应。她卖掉了父母给她陪嫁的一套价值80万元的房子,花了十几万元从河南买回一台动物火化炉,准备租地盖房做宠物墓地。

低调营业只因难被接受

倔强也是有代价的。想为宠物找墓地可没那么容易,徐雅婷前后找了3个地方,周围的村民一听说是要把土地用来给宠物当墓地,觉得晦气,不租地给她。一开始,她只好先租了一块地,先用来建火化宠物的火化炉。周围村民得知他们要在村子周围烧宠物尸体后,将他们前一天建好的房子推倒,她和同伴又建了一次,又被推倒了。徐雅婷伤心得直流眼泪。

最终,她说服新洲一位种桃树的老师傅接纳焚烧炉并安置墓地,在不影响果树的情况下,把骨灰埋在树下面当肥料。让她欣慰的是,后来这名老师傅也成为公司一员,负责火化与安葬宠物。

一开始,公司还在房子外面挂着“宠物殡仪馆”的牌子,经历了前面的挫折后,她吸取了教训,选择了低调营业。之前,他们接送遗体的车辆还贴有广告,后来有客户反映,虽然家里宠物去世很悲痛,但并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花钱为宠物追悼火化,因为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接受得了。从那以后,员工前去接宠物尸体,都低调行事。悄悄地来,悄悄地走。

孕妇送狗最后一程痛哭

“宠物的‘墓地’就是树葬,因为宠物做了无害化处理,把骨灰撒在树根下面,既环保,还能当肥料,无污染。”每名员工都要从宠物入殓师做起。如今,徐雅婷的宠物殡葬机构越做越大,一共有6名员工。以前占地10亩的“墓地”都不够用了,她已经找到一处占地十多亩的新地块,正在抓紧扩建。

从业两年,徐雅婷见了太多人和宠物“人狗情未了”的故事。让徐雅婷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有一位孕妇挺着大肚子,坚持送一手养大的吉娃娃最后一程。把狗送进去火化时,这个孕妇一下接受不了,放声大哭,把头伸进炉子,整个人扑在狗身上不让点火,同去的老公只好把狗抱出,在一旁安慰他,她才止住哭声。那场面让徐雅婷都忍不住想落泪。

还有一个人从宜昌专程驱车送来一头体约90斤的比赛级阿拉斯加犬,要为它安葬一个最好的墓穴。还有位客户,把去世的狗挖坑埋在了江滩,两年半后得知江滩附近要改建,联系上徐雅婷,把已经腐烂的狗挖出来,运往新洲火化。

开始时,徐雅婷会跟着宠物主人一起流泪。后来她发现,负面情绪会像病毒传染,让她变得心情低沉,狗狗的葬礼她慢慢参加得少了。

徐雅婷说,以后会考虑为宠物主人提供个性化服务,比如,为它写一小段自传放在墓碑上。也有人打电话给她,说愿意花上万元甚至数万元为自己的宠物办一场风光的葬礼。她正考虑将业务延展到高端——更考究的礼仪、更个性化的选择、更贵的收费。

让徐雅婷没有想到的是,起初强烈反对的母亲如今也改变了态度。“她看着我每天面对这些死去的动物,有些出了车祸的还需要给它清洗,心里也不好受,来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