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犬资料 >> 狗狗故事 >> 狗餐馆

狗餐馆

 

 

 

 

 

 

 

 

都知道是极灵性的动物,在动物的大家族中,除了猿与猴,大概属它的智商最高。

  又因为狗具有忠诚的属性,于是人类最先将其训练成狩猎与看家的“工具”,接着促其进化,出入上下九流。

  有一位大官人家养了一条智商与忠诚都兼备的好狗,这条狗很会看主子的眼色:客人来了,该狗会先查看其是不是带了礼物。带了,它会作出热情欢迎的姿态。“呜,呜,呜”,那狗发出的声音极其娇媚,伴之左右摇摆的尾巴,谦恭之状翩然,使得有“礼”之人顿时卸去了拜见领导时所特有的紧张。客坐定后,狗会“接”过礼包,用嘴叼起,碎步跑进大官人的内室。倘若客人是无“礼”之人,那对不起,这狗立刻咆哮如雷,“汪,汪,汪”声声凄厉,令人胆寒。大官人闻之会立马闪进内室,以防“不测”。

  狗经过了多少万年的与人共处,很多功能正在悄悄退化,其趋势为:野性少了,人性多了。现在的狗会抓贼的就少,但会看人眼色的则多了起来。狗在不断的进化过程中没讨到个好名声,这可能是人性远没有野性来得可爱,谁叫狗们要往人性这一面进化呢?既然狗想“做人”,那就得担带点人的罪名,就得把“狗眼看人低”、“狗仗人势”、“瞎了你的狗眼”这些不好听的话套在它的脖子上,叫狗永远低人一等!

  皂君庙美食一条街火起来了!寻食的人们纷至沓来,把那里的服务员们忙得个不知道腿在哪里。大凡具有“火”一类特点的人与物都有其个性,久而久之,带着“火”之特性的店子以及店子里的人,他们的个性在“火”的熏陶下得到了张扬,这种张扬所结成的果实便是“脾气”。

  有一女食客在皂君庙吃了一肚子的“火”,她在向本报“美食周刊”投诉时所吃下去的“火”仍未得到有效地消化:“真是狗眼看人低!凭什么人家车一停马上就上桌?而我们等了大半天也装着没看见。到点菜时,要特价菜,服务员苦着个脸告诉你‘这个料用完了,没有!’问她有什么,报出的全是高档菜。可是,没多会儿,我们点的那道菜却上了‘邻居’的桌。净装她妈孙子!瞎了她的狗眼!”笔者不知道这位女士到底在“美食一条街”吞下去了多少“火”。但笔者知道不管哪个“火”了起来的饭店还是餐馆是不能把“火”硬塞进食客们的肚子。如果一个正“火”着的餐馆,它的经营者以及从业人员的“脾气”随“火”上蹿,长此以往,这家“火”着的店子将会在无数个顾客所生发出的无名之火中焚灭。

  受投诉者指点,“谗嘴唐老鸭”去皂君庙一带的美食街明察暗访,顺便也去了大慧寺食街。所到之处给人的感觉是:这两条街餐厅的生意都比较红火,正像有些食客反映的那样:那里的菜虽可口,但脸却“难看”。当然,也有一些餐馆的服务员面带微笑,只不过是这微笑中私夹着疲倦。

  夜色中的大慧寺看上去很美,有个穿着新潮的美人怀里抱着一条京巴狗从餐厅出来,样子可爱极了。这是个泛狗时代,京城人爱狗如子已不是什么奇闻;包装精美的狗食比小孩儿吃的“娃哈哈”还要好,“狗医院”也出现了“特级护理”。遗憾的是,偌大的京城没有一家“狗餐厅”。哪位仁人志士是不是能来点心潮热血,开上一家“狗餐馆”,开业时不妨叫哪个爱狗的名士题个字,剪个彩什么的,让一只只孤独美艳的狗儿在美食天地里欢聚一堂,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