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犬资料 >> 狗狗故事 >> 双重离别

双重离别

我以为不会流泪。我原本很有自信。
 
十五分钟前它向我追来,我还笑着挥手。
 
这是一场早有准备的离别。拉萨南京相隔千山万水,中间没有任何一种交通工具允许碧利搭乘。这一点,我在千佛岩下许愿时没有想到,在大妈手中接过它时没有想到,那么快乐的时光中我们大叫大闹大笑。
 
然后有一天,没有任何征兆的,如梦初醒。
 
那时不足十岁,完全是一个爱哭鬼。然而我一反常态平静地接受,嘴角甚至带着微笑。在一个极其渴望长大的年纪,任何一个能够证明自己的机会都如此可遇不可求。我热切地看着自己,自信的,骄傲的。
 
碧利如往常一样跑下楼迎接。我以它最喜欢的姿势抱起它,它温热的舌头舔上我的手和脸,于是我开始有酸涩的感觉。淡淡的像一杯柠檬C加水。我开始想起为数不多的几场离别,不管天气如何我似乎始终站在倾盆大雨里。
 
这次不会了。我低声说。碧利抬起它温柔的褐色的眼睛,低低的呜呜叫着。
 
我已经长大了。
 
我将脸埋进它蜷成一团的温暖身体里。细软的黄色的毛,它们在三十天前第一次被我抱在怀里,今后将不复再见。
 
于是我抱得更紧。
 
怎能无动于衷。我只是,不想让离别变得更加悲伤。
 
有了这样的觉悟,我才能安静地坐在车里。对面的陌生人离我很近,而碧利在越来越远的地方。
 
……远在遥不可及的地方。 
 
 
如果说,对一场早有准备的离别,怀抱着日复一日的决心,最后是不是该有个完美的预定的结尾。
 
在此之前我不知道泪水有它自己的感情。我坐在车中面无表情,而它们沿着面颊缓慢而温柔的流淌,打破预写的剧本,像一个沉默地守护的老友。我没有欢迎亦没有抗拒,然后渐渐明白我是需要它们的。它们如此安静,安静得像碧利温柔的褐色的眼睛。
 
而我也再不会许下想要一只小这样渺小而单纯的愿望。向千佛岩索求的,想必会更现实更精明。那样天真柔软的想望,原来只存在于那个时间。
 
很多年之后我站在堆满尘埃的记忆里,碧利的样子模糊不清。据说它成了警,我努力勾画它威风凛凛的模样。想着想着有些好笑,又有些想哭,然而终究没有泪水流下。原来所有离别都有注定的时间,我和碧利,我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