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犬资料 >> 狗狗故事 >> 感恩,狼狗给的爱

感恩,狼狗给的爱


莫菲迷迷糊糊醒来时感觉很温暖,她伸展着身体缓缓睁开眼时却一下子毛骨悚然!
一束月光的映射下,她面对的是四只触手可及的蓝绿色的眼睛。
“镇定!镇定!”她一面要求自镇定一面迅速收集脑海中面对野兽的应对方法,“装死。装死吧。”她尽量让自己急促的呼吸平稳下来并合上眼:“我在哪里?我不是在回国的飞机上吗?难道现在还在飞机上做的梦境里?等等!”
千奇百怪的想法一晃而过,莫菲的心突然揪紧:“天!米格呢?我怀里的5个月的宝贝米格呢??”她毫不犹豫地撑起身体,一群金星在眼前绽开------
莫菲再醒来时已是白天。
她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几天?几星期?几个月?
柔和的光线下,她发现头上全是黑灰色嶙峋的石头,身体下都是干枯的树枝树叶,耳边还清晰地听到一阵阵海浪声。
莫菲又合上眼。泪水顿时从眼角滑落。她此刻已经意识到自己遭遇了不测。她现在能够清楚地回忆起那惊魂的瞬间------一声巨响后一个气浪把她连同胸兜里米格一起抛上天空,她来不及张口尖叫甚至熟睡的米格都来不及哭,接着她们母子俩往下掉时撞上了一个巨大的深蓝色的东西------再接下来就是现在。
莫菲象僵尸一样躺着。她希望自己再睡过去,最好永远都不要醒来。一阵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的声音传过来,她冷眼慢慢转过头去:里面一个避风的角落里,一层层厚厚的枯叶上,几只胖乎乎毛乎乎的灰色小正挤作一团在你推我挪,旁边还有一个正闭着眼睛一本正经啜着自己手指头的小东西。
“米格?米格!”
莫菲颤抖着双腿挪过去。是她心爱的儿子心爱的米格。他除了衣裳又脏又破外竟然毫发无损,他正津津有味地重复着他最爱的动作呢。
莫菲含着泪轻轻抱起米格紧紧贴在胸前,米格被压痛了撇了撇嘴,这是个不爱哭的帅小子,他用清澈明亮的兰眼睛一眨一眨地望着惊喜交加的母亲。莫菲靠着石壁坐在狗窝旁,有米格在怀里她突然信心倍增思路清晰。她细细打量着眼前的一切。一个被干枯树枝树叶铺就的石洞,洞口上面好像有块象屋檐一样平展着的大石,大石遮蔽了一大半耀眼的阳光,洞口地面上好像摩擦过似的光滑如镜。------
正细细打量细细思索时,一只青灰色的大狗和一只漂亮的白狗窜了进来。青灰色的大狗竖着耳朵端端正正地坐到莫菲面前,用深黄色的眼睛非常严肃地盯着她;白狗则猛地窜到小狗们身旁逐一嗅嗅拱拱后侧身躺下,小狗们好像训练过似地一个个抢着挤到白狗狗身下拱啊拱的------莫菲恍然大悟。她是在狗窝里,是在一对狗夫妇的温馨的家庭里呢!
知道莫菲没有动过它们的孩子,青灰色大狗的眼神柔和下来。他低头咬着莫菲的裤脚拽了拽,松口跑到洞口,见莫菲没有动静,又低声对她叫了两声。莫菲这才意识到大狗可能是要她跟着过去,就抱着米格蹑手蹑脚地跟过去,她一动才知道自己的衣裤都还是半干的,涩涩得贴着肌肤。
洞外夏末的太阳正火辣辣地悬在空中。莫菲闭了闭眼适应了一下,一大块倾斜着的石头下,是一大片米粒色的海滩,在海滩和大石块之间,有一只大大的蓝色的旅行箱。大灰狗已经跑到那里,它使劲咬着旅行箱一角朝石洞这边拖。看到大灰狗弓着背用力的样子,莫菲赶紧跑过去,一手抱着米格一手拉起旅行箱。这只防水材料做的大箱子在沙滩上拖起来到是很滑很省力。莫菲和灰狗很快就把箱子拖到了大石头上。
大灰狗又发现什么似的窜过沙滩跃进海里。也许是晒着也许是饿了,米格在这时撇着小嘴哭起来,莫菲顾不上研究大狗去做什么了,回到石洞在离狗狗母子们稍远的一个角落坐下解开衣襟,米格迫不及待地凑到莫菲胸前,张嘴吸允,一阵钻心的疼痛让莫菲叫出声来。原来莫菲闭乳了。突如其来的事故让莫菲的生理突发变化,莫菲闭乳了,米格没有吃的了。莫菲不知所措泪如雨下。她思索片刻后含着泪放下嗷嗷大哭的米格,转身脱下外衣裤放到洞外的大石上,她现在唯一知道的是米格一定早就尿在身上了一定非常难受,可是要是让米格白嫩的小身体暴露在这里太危险,只有等她的衣裤干了后将就地拿来包裹米格。待她回过头进洞时她大吃一惊。大白狗正衔着米格的衣襟把米格放到了她的孩子们中间,然后温柔地卧下来把乳头靠近米格。米格也许是闻到了乳头的乳腥味,毫不客气地挺着脖子大口吸允起来------
“感谢上帝!感谢造物的主人!”莫菲在心里狂喊!莫菲知道她们母子有希望了!
幸运的母子两个人在荒岛上被狗狗一家救助了。
狗夫妇待母子俩亲如一家。
莫菲跟在狗爸爸身后学会了捉活虾、捉沙蟹、捉沙滩上搁浅的所有可以吃的活的生物。
莫菲跟在狗妈妈身后找到了岛上的淡水,知道了什么才是可以吃的野果。
最幸运的是莫菲用尖锐的石头终于打破了结实的大旅行箱。她有了一大堆可以利用的特大号的T恤和牛仔裤,还有两大盒饼干,一大盒巧克力,一大盒精致的都是两片装的德国火腿片。旅行箱里还有一张大块头老外的全家福,老外一家五口都咧着大嘴笑嘻嘻。
莫菲是从德国回来,回来和在上海工作的德籍老公相聚。莫菲将那张照片用米格的破了的连衣裤小心包好藏在石洞的高处的缝隙里。她有朝一日重返人间一定要找到并好好感谢旅行箱的主人。
莫菲还选择了一件鲜红的大T恤划开了摊开在沙滩上,再用白色的石块在上面垒了个SOS。
莫菲和米格是多么的幸运啊!
虽然落到了这个只有两个人的小小的荒岛上,但莫菲清楚:如果荒岛上只有母子两个,她知道自己一定撑不了多久,等不了多久。
莫菲乘坐的是全球最先进的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航班,机长有着丰富的经验。在飞机失控前机长已经正确报告了飞机的高度、经纬度,事故发生2小时后中国的空军海军就先后赶到位于中国南海海域的搜救范围进行全力营救------
该航班上有17人失踪、22人死亡、168人获救。是20世纪空难事故中获救人数最多的一次。
莫菲的先生却迟迟没有得到莫菲母子的消息。莫菲和米格是幸运地跌落在大旅行箱上昏迷中又不幸地被海浪冲到远离了失事范围的一个小小荒岛上。
也许是冥冥中有天使在引导,莫菲的先生最近天天做梦。梦见莫菲和孩子都活着,在一个荒岛上,虽然岛上景色很美,但莫菲表情很忧郁,他记忆中一直笑嘻嘻的小米格现在一直在哭泣。莫菲先生的神经就要崩溃了。他再一次来到上海德国领事馆,找到他任参赞的老朋友商量搜寻莫菲母子的具体方法。参赞先生看到黑了眼圈的老朋友,看到神情凝重的老朋友从西装内侧口袋里掏出的一张坐在德国绿茵茵的花园里怀抱着小婴儿恬静微笑着的母子俩的照片,眼眶也红了。参赞先生决定要动用一切可能的力量去帮助他快绝望的朋友。
几经周折,两天后参赞先生终于得到了帮助和回应。从某个遥感卫星传回的照片中,有人发现其中一张有隐隐约约的求救信号,而且发现有求救信号还是德国航班失事后才显现的,地理位置也有可能------参赞先生立刻行动起来。
莫菲这时在石洞里看着酣睡的米格发呆,数数两大盒饼干还只剩十几片,她禁不住咽了口口水。再饿也得留着让米格有点可以吃的啊。她看得出大白狗有些瘦了,她不忍心在它每次喂完它五个孩子时都把米格递给它。米格比小狗大许多呢。
火腿片她计算着每天给大灰、大白各吃两片(她现在这样称呼狗夫妻),她自己偶然也吃两片。她也得保证体力,可不能倒下。也许吃了生东西的缘故,最近她一直腹泻,但米格却出奇的健康,有时她只在他小腹上缠几圈布条,由着他在洞口石块上爬来爬去。风吹日照下,米格只是黑了些但好像还结实了些。
大白这时小跑着回来,嘴里又衔着一枝叉黄色的小野果。大白若是人一定是个心思慎密的女性。莫菲一直这样赞扬它。它会照顾好每个狗宝宝,不会遗漏也不会偏心。它会把野果的果皮果核吐掉后把嘴里的果肉喂给宝宝。
“大白!你真是个好妈妈。”莫菲这样赞扬它时它也会眼光柔和地和莫菲对视一会。但更多的时候它都把精力用在外出觅食和返回哺乳上。有时它让莫菲觉得自己很无能,特别是在大白给米格哺乳的时候。
大灰则是个特别的狗狗。它每天第一件事就是把洞里的染上屎尿的树叶都一趟一趟不厌其烦地衔出去找地方埋掉,在它认为窝里还算满意后,它会对小白“呜呜”地招呼两声,然后出洞去开始新一天的行动。也许它知道大白现在需要足够的食物,它总会辛勤地时不时回洞并带回大虾、半死的海鱼、甚至有一次还扑捉到一只莫菲叫不出名的大鸟。看到大白甩着粗粗的低垂的大尾巴跟在大灰身后出洞去享受它们的美食,莫菲感慨万千。若不是这次遇险,她怎么可能了解到动物之间也有如此的伉俪情深。
莫菲今天已经在石洞壁上化下了第8条道道。
“已经9天了吧,难道我们母子已经被遗忘了?还是所有的亲人都误认为我们已经死了?------”莫菲顶着艳阳来到她做求救记号的沙滩上,低头发现鲜艳的红色都有点暗淡了。“嗡嗡嗡、嗡嗡嗡”烈日下莫菲有点晕眩,她想出来前我刚吃了块黑巧克力,怎么还会低血糖还会耳鸣?她眯缝着眼抬起头:正前方一架直升机正由小变大直直地向她飞来!声音越来越大,飞机越来越近,她甚至看到了机身上亲切耀眼的红五星!莫菲想要朝飞机挥手但却浑身颤抖手都抬不起来,她就原地呆站着看着,直到两个穿制服的军人下了直升机跑到她跟前:“小姐,你还可以坚持吗?就你一个吗?请问你名字?”
莫菲噙着泪又点头又摇头,她双手紧紧抓住面前的军人的双臂:“还有个小孩!我马上回去抱来!等我!一定要等我哦!”
一军人说:“我们一定等你的。你不用急。孩子在哪里?我帮你去抱来。”
莫菲突然回过神来:“你们机上带吃的没有?”
“有!面包,牛奶,火腿肠------”
莫菲:“可以先给我一点火腿肠吗?”
俩军人都笑了。一个年轻的跑去帮她拿来一小袋食品,莫菲接过袋子扭头要跑,年长的伸手拽住她。“小心。不要着急。我们一起陪你去。”
“真的不用!”莫菲想了想:“不瞒你们,我和我儿子现在就住在那边石洞里,石洞里还有一窝小狗,我怕有生人一去会惊扰了它们一家------”
年青军人惊异地:“这里竟然还有狗?”
年长的回答她:“是这样啊!好。我们就在这里等你。”
莫菲跌跌撞撞跑回洞。先把珍藏的老外照片塞在米格身上一圈圈的布片片里,又换上一件她特意留着的蓝色的大T恤和她原来的牛仔裤。她把小袋中的所有食物都摊放到她的衬衣上,搁在了大白常躺的位置,莫菲希望有她的衬衣小灰小白就可以知道食物是她留给它们的。
莫菲抱着米格转身要出洞,她最喜爱她天天要抱抱的那只最小的狗狗咬住了她的裤脚。
“乖乖。放开哦!你妈妈回来见到少了你她会急死的!”莫菲晃晃脚,但小狗紧咬着还是不松口。莫菲想了想,一手抱起了它:“好吧。就你跟我们一起回去吧。希望可以为你爸妈减轻点负担哦!”
看到莫菲怀里除了布条缠着的婴儿还有只小奶狗,等着她的人都惊奇万分。
莫菲上直升机后什么都没有解释,她只想嗅着人类的气味好好放松一下,乘着儿子米格现在安定地躺在年轻军人的怀抱里,她想真正的睡一会儿。
五年后。
在德国。
莫菲又有了一个小儿子,她取名为朗恩(谐音狼恩)。莫菲后来生的小女儿,她取名为朗爱(狼爱)。
莫菲和照片上的德国家庭已经成了每年都要聚会的俩个亲密无比的家庭。失去旅行箱的德国人只失去了一只小腿,带上义肢穿上牛仔裤后这个大块头还可以做他热爱的大厨的工作。
莫菲的后花园里有一条让人羡慕的灰白相间深黄瞳孔的德国狼。它叫小乖。德国佬口齿不清都叫它小怪。俊美的小乖有时在傍晚会长长地朝东方嚎几声,调子拉得高高长长的。
“小乖这是在告诉她东方的父母她在想念他们呢!”
“小乖这是在告诉她东方的父母她在我们这里生活得很不错呢!”
莫菲向她三个孩子解释。很有意思的是,男孩都继承了父亲的兰眼睛,女儿却有着她的黑眼珠。
“大卫,小乖是大孩子了。她也许应该有个伴侣了。”莫菲征求先生的意见。
“都听你的。你安排吧。”莫菲的先生微笑着表示同意。
莫菲睡前在常用的日记本上写下:
一:今天要去征求邻居马克先生的意见为小乖选择合适的伴侣。
二:《两个人的荒岛》电影版已经草拟好,今天下午要和电影公司再继续商讨合约,前提是我要作为编剧和导演之一参与拍摄。
期待真的有机会可以去探望小灰小白它们一家。